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132yy.com-婧倩馆-7rmy.com,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作者:jasonandcat
***********************************
    皇宫内,在明亮的月光下,一个人徐徐的走在路上箖两旁几乎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侍卫,看着这些配戴上好钢刀的将士坚毅的神情和一股若有若无淡淡的杀气散发出来,不难想像这些皇宫内的侍卫们是多幺的精锐与剽悍在加上定时行走在各地点巡逻的卫士,将皇宫保卫的可以说是滴水不漏。
  若是一般人没有比较好的心理建设一定会被这些骠悍的禁军给吓的不知所
措,但是行走在中间的中年男子彷彿一点都不为所动似的,一点也没受到这些禁
军的影响,反而在所有禁军的眼中,在看到中年男子经过时,都流露出一股从内
心散发出来的由衷的尊敬,嘌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侍卫,看着他们精良的阵容,男
子的眼中闪过一丝嘉许。
  当今的皇帝陛下和此人可以说是当今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传奇人物,两
人相知相交,虽没有血缘关係,但是实际上两人的感情却比亲兄弟还要亲,凭藉
着此人高深的武功和皇帝陛下用兵如神的技巧,在前朝末各地番镇割据的混乱下
,硬是闯出一片天地,在短短的十五年之内,先后消灭所有大大小小的军阀,最
后统一了天下。
  皇帝陛下姓郭,名叫天成,今年四十三岁,中年男子姓封,名不平,今年四
十岁,原本封不平姓封单名一个平字,但是从小就因为战乱而失去所有亲人的他
,看尽了世间的冷暖和所有大大小小的不平事,因此自己改名为不平,立志要扫
平这乱世,让这些不平之事不再发生。
  今天皇帝陛下突然在深夜召他相见说是有要是相商,接到通知的他自然是急
急忙忙的就往皇帝的寝宫赶,一边走着一边思考到底是什幺事情,让陛下这幺晚
了还要找他去。
  『奇怪了,大哥这幺晚了找我有什幺事吗?嗯…难道是要询问车骥将军胡关
宝密谋造反一事调查的如何了?』
  想到这哩,封不平在心里面很狠的骂道:『这个该死的乱臣贼子,亏他跟了
大哥这幺久,在大哥登基之后不管是金钱、封地、官位,哪一项亏待了他,居然
还要造大哥的反,临死之前还想挑拨我和大哥的感情,真该千刀万剐!』
  想到这哩,封不平的思绪不禁朝着早上带兵包围胡关宝他的府邸所发生的经
过飘去……在重重大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击下,封不平几乎是没有遇到有组织
的抵抗就将府内所有人都抓获,胡关宝的亲兵在寡不敌众又丧失先机的情况下几
乎全员战死,仅存的人员也在受伤无力抵抗之下被俘虏后解除武装。
  大厅内,只剩下封不平和他的亲信侍卫、满脸血汙的胡关宝则是披头散髮的
被压着和他的妻子女儿跪在一起,由封不平亲自出手对付的他,琵琶骨被捏碎,
两手的手筋和两腿的脚筋都被挑断,已经丧失了抵抗的能力。
  这时只见封不平施施然的走到一张椅子前坐下,接过手下奉上的一杯热茶,
喝了一口之后慢条斯理的问到:「胡关宝,枉费陛下对你这幺的信任和照顾,你
不但不心怀感恩,居然还密谋造他的反,真是狼心狗肺,还好陛下明察秋毫,提
早掌握了你的不轨企图,先发制人,否则岂不是被你得手了?事到如今,你已经
没有丝毫的机会了,倒不如你快把其他反贼的名单报出来,我相信依陛下的宽宏
大量,给你一条全尸和饶了你夫人女儿的一条性命也未尝不是不可能。」
  谁知胡关宝听到这话之后不但没有感激涕零,反而还 起头来破口大骂:「
狗贼,不要你假好心,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郭天成这个卑鄙的伪君子,亏我们这
些老部下当年拼死拼活的帮他打天下,他倒好,当了皇帝之后将以前的功臣杀的
杀,流放的流放,一点都没有顾念昔日之情,早知道会是如此,当初早就在他背
后给他一刀!」
  封不平闻言大怒,说道:「大胆!陛下的名讳是你可以直接叫的吗?陛下如
果没有掌握道确实的证据,又怎幺会要我来抓人?你说陛下迫害功臣,那陛下怎
幺也没有把我也给杀了?我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其他乱党的名子交出来,不
然你别妄想你可以轻鬆的一死百了!」
  胡关宝胚了一声,说:「莫须有的事,你在问我一千遍、一万遍,我也还是
跟你说没有!」
  「好,这是你自找的,别怪我不顾昔日情面。
  听说你的夫人在没有嫁给你之前乃是当地数一数二的美人,知书达礼,且琴
棋书画样样精通,现在虽然女儿已经有二八年华,但还是风韵犹存。
  啧啧啧…长得还真美阿。」
  封不平一边说着,一边还将眼神不住的打量着跪在一旁的胡夫人。
  不消说,这胡夫人还真是一位性感尤物,白皙的皮肤瓜子般的脸蛋,勾人的
丹凤眼微微上翘,在配上一副樱桃小嘴,一个标準的美人,肉感的身材让她看起
来更显的丰满,胀鼓鼓的胸脯让人不禁要吞一口口水,现在跪着瑟瑟发抖的她,
别有一番楚楚可怜的风韵在。
  向亲信使了一个眼色之后,亲信心领神会的退出了大厅,一会儿就从外面端
了一杯东西进来,二话不说,就往胡夫人嘴里灌,可怜的胡夫人被呛的咳嗽连连
,虽然有一部分溢出,但是大部分还是被她喝了下去。
  「你…你给我夫人喝了些什幺?」
  胡关宝气急败坏的问道。
  「呵呵∼∼只不过是一杯让贞洁烈妇也会春心蕩漾的春药罢了,你如果供出
其他反贼,我马上给你的夫人喝解药,但是如果你坚持不说,嘿嘿∼∼我刚好可
以尝尝胡夫人的滋味。」
  「我说过了,我真的没有造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是你不要机会的,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了。」
  封不平不再说话,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等待着,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
就看到原本胡夫人白皙的脸孔上渐渐浮现一股醉人般的嫣红,樱桃小口也开始有
一阵阵的喘息声传出。
  让人将娇喘连连的胡夫人从地上拉起来,封不平一面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露
出了长年不断的断练所拥有的结实身材,一面向前走去用自己的右手食指轻挑的
将胡夫人小巧的下巴勾了起来,也许是春药发作的原因吧,在胡夫人眼中,眼前
男人那结实的肌肉变得诱人,身体所散发出来的浓烈男子气息更是让她迷醉,但
是良好的教育让贞节的她咬紧牙根苦苦忍耐着。
  封不平伸出双手隔着衣服抚上了那丰满的双峰,摸到胡夫人的奶子之后,才
了解到真不是普通的丰满,他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摸了一会儿,似乎觉得不过瘾
,两手抓住胡夫人的衣领用力向外一拉,只听到兹拉的一声,胡夫人的衣服就被
撕破裂到腰间,两颗浑圆饱满的大奶子就这幺颤颤的抖了出来,本来就被吓得六
神无主的胡家小姐看到母亲这样子,当场吓昏过去。
  「住手,我真的没有勾结反贼,你这该死的家伙给我住手!」
  看到自己夫人的狼狈样子,胡关宝破口大骂,嘶声力竭的吼着。
  但是封不平丝毫不理会他,自顾自的将胡夫人两粒雪白的大奶子用手揉捏成
各种形状,看到肉团上两粒嫣红的一点,立刻把它含到嘴里去,左右轮流互换,
在嘴里吸的啧啧有声,还不时用嘴唇将奶头夹住向上吸,在奶头和乳房被拉到呈
现朝天的竹笋形状之后,脱离双唇又在弹了回去,一阵跳动。
  如此反覆之后,只见那小小的奶头逐渐膨胀,到最后坚硬的凸了出来。
  「哈哈哈∼∼夫人,妳的奶子可真是下流阿,被我吸了几下,连奶头都不争
气的翘了起来阿,很想要了是吗?让我猜猜,妳现在下面一定是湿透了吧?」
  话说完,封不平把右手从夫人衣服腰上的裂口伸了进去就往私处一阵抠摸,
在把手插出之后,只见右手沾满了大量胡夫人的爱液,数量多到把手都沾湿了,
一滴一滴的向地板滴落,在光线的折射下显得亮晶晶的。
  「住手…嗯…不要这样…大人…嗯…求求你住手…」
  看到自己流出的爱液,胡夫人真是羞愤欲死,体内的情慾一波波向她袭来,
让她简直快要撑不住了,如果不是从小良好的教育,她真的要忍不住向眼前可恶
的男人求欢了。
  看到胡夫人这样的媚态,封不平哪还忍的住,立刻将自己身上仅剩的那件裤
子也给脱了,只看到一根又粗又长的肉棒弹了出来,不住兴奋的斗着,在龟头前
端的马眼流出一丝透明的黏液。
  粗长的肉棒将近有七吋长,紫红色的龟头有一颗鹅蛋那幺粗;宛如儿臂般粗
的肉棒上青筋环绕,显得狰狞无比;配上明显的龟冠,让整只肉棒看起来像是一
条毒蛇一样。
  看到了封不平粗大的家伙,胡夫人的春潮更是氾滥了,她不安的将两腿紧紧
夹着摩擦,以降低两腿间骚痒的感觉。
  见状,封不平再打个眼色给架住夫人的两个亲卫,两个亲卫立刻将夫人剥的
像一只白羊一样,在一人抱住一条腿弯,像是在帮小孩把尿一般将夫人腾空牢牢
的抱紧。
  这时封不平用右手扶着肉棒对準了夫人那迷人的小肉洞,左手则是将汩汩流
出的爱液沾满之后平均且仔细的抹在肉棒上,做好插入前的準备。
  「我求求你了,我真的不知道其他乱党是谁,我给你磕头,拜託你放过她吧
!」
  胡关宝终于崩溃,低声下气的拼命哀求封不平,请他放过自己夫人,更澄清
自己真的不知道其他人,只是,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封不平哪里还忍耐的住
,就算他真的要供出其他人,也要先干了再说了。
  「哈哈,好好的给你亲爱的丈夫戴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吧!」
  说时迟,那时快,封不平两手紧紧抓住胡夫人的美臀,大肉棒一股作气的插
入已经湿透的肉穴中,将近七吋长的肉棒整根插入,龟头直抵花心!「呜…阿…

  胡夫人脑中彷彿有一条线崩断了似的,小脸向上 起,嘴里发出一阵不知是
痛楚还是舒爽的哀鸣,身体一阵激烈的抖动之下,这一下的插入居然让压抑了很
久的胡夫人来了一次激烈的高潮!「关宝…不要看…不要看我…」
  强烈的羞耻使的胡夫人意志拼命的想反抗,但可惜的是身体真正的感觉却背
叛了她,肉棒抽插中所带来如潮的快感让肉体感到极度的欢愉,无可奈何之下,
只好哀求自己的丈夫别看,眼角一滴滴的泪水随着抽送的振动滑落「阿……狗贼
,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我要杀了你……」
  看着爱妻在眼前被恣意姦淫,胡关宝疯狂的挣扎着,但是手脚经脉都被挑断
的他的力量和压住他的侍卫比起来真的是差太多了,只能眼睁睁看着粗长的肉棒
在本来只有自己可以享用的地方进进出出着。
  「哈哈…不得好死?我现在的确是快死了,被你夫人的骚穴夹的我欲仙欲死
阿!」
  封不平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更用力兇猛的在胡夫人的嫩穴中抽送着。
  只听到一阵阵啪啪啪的肉搏声,胡夫人雪白的屁股被男人的大腿持续不断大
力的撞击着而显得微微泛红,每被撞击一次,肥美的屁股肉余波蕩漾着,煞是好
看;滚烫的爱液随着肉棒的抽出而被一汩汩的带出,插入时的肉体撞击又让这些
爱液向外扩散喷出,将两人的阴毛都沾的溼答答的;多余的爱液随着男人饱满的
阴囊向下滑动,在阴囊下方凝结之后一滴滴向下滴落。
  猛烈的姦淫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在一阵低吼声中,男人将胀大了足足有一
圈的龟头深深的插入子宫内,开始激烈的喷薄,而可怜的胡夫人也在这一阵的射
精中,迎接了自己第七次的高潮!「封不平,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伴君如伴虎
,总有一天狗皇帝一定也会除掉你,你看着吧,我先在地狱里等着你。」
  两眼通红的胡关宝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咬舌自尽了。
  「可恶,以为自杀就一了百了了吗,把他的尸体吊在东门外让百姓观赏,以
敬效尤,至于他的妻子和女儿,拉去当十万禁军的军妓,给我日夜不停的操,干
死她们为止。」
  走在皇帝寝宫的路上,封不平愤怒的回想今天早上的点点滴滴。
  「伴君如伴虎?我和大哥感情的亲密程度,又岂是外人所可以想到的到的呢
?我们小时候就认识的,一起出生入死到现在,不管如何我都不会背叛大哥,相
信大哥一定也不会害我……」
  两人相识是在一个战火纷扰的年代,六岁的封不平在失去亲人之后当了乞丐
,到处流浪,巧遇了大他三岁一样也是乞丐的郭天成,同病